颠覆者小米

2009年,雷军心里有点难受,“仿佛全世界都把我遗忘了,当时的我一无所有,除了钱。”人生里只剩下钱似乎是中国成功人士共有的傲娇,但雷军多少是不一样的,他是个勤勉的天才。

大学时就被湖北省公安厅请去讲反病毒技术,随手写的程序代码让如今只会争论PHP和Java谁更好的程序员跪着读。1992年中关村大哥求伯君分析了雷军破解的WPS,惊为天人,披着呢子大衣用北大南门外的一顿全聚德将其招致麾下。雷军24岁就被金山委以重任,负责开发“盘古”办公软件。

谁知盘古卖的并不好,湖北老乡周鸿祎的情商低,一个劲的往伤口上撒盐,批评盘古做的不好,雷军气的直抽烟不说话。后来雷军去Cfido BBS上灌了半年水,写了许多诸如程序人生的中二感慨。比起谢邀、刚下飞机的装逼论坛,那个年代的Cfido才是真正的high level,马化腾、丁磊都在泡。

1998年的金山面临三座大山:资金短缺、盗版横行、微软围剿。联想入股后,求伯君对雷军说:董事会研究决定了,就由你来当总经理。

雷军也不谦虚,7×16小时的加班玩儿命干,不仅染上了爱喝健怡可乐、爱吃盒饭的程序员习性,还给公司淋浴房起了个“雨霖铃”的雅名。领导都这么拼,员工压力就很大,特别是雷军还老喜欢问写代码有没有写诗的感觉。大家暗地里都说他是雷老虎,于是就“不小心”地把他电脑给格式化了。

选错了道路,就容易陷入苦难行军。尽管雷军带着金山技术天才们左突右冲,然而在没有版权保护的市场做软件,无异于逆水行舟。求伯君的知遇之恩、金山兄弟们的前程、自己的理想抱负交织成沉重的枷锁,雷军越是努力,就越是身心俱疲。传闻压力最大的时候,金山一众部门经理抱头痛哭。

颠覆者小米

求伯君与雷军两代传奇程序员

2007年已经五次冲击IPO的金山终于登陆港股,雷军苦笑称“从A股到纳斯达克,我的经验甚至多到可以给别的公司做IPO咨询了”。然而6亿港币的市值只是当时阿里15亿美金市值的一个零头,令人唏嘘的是,如果金山没有错过收购Foxmail,今天的互联网格局会如何。

从带头大哥到行业末流,雷军用一句“我终于把债还完了”解甲归田。卖掉卓越网的几个小目标和昔日小弟纷纷创业,使雷军顺理成章的成了天使投资人。与咋咋呼呼,结果在山顶拥抱区块链的演讲型投资人不同,只投熟人的雷军还真投出了不少独角兽,UC、多玩、凡客都收益颇丰。

然而财务自由的闲云野鹤生活,在旁人看来令人无比歆羨,劳模雷军却无法接受。出道早、辈分高,看到后辈不断崛起,不服输的湖北人雷军有落差感。笃定人定胜天的雷军一直寻找一个答案:金山和BAT的差距在哪?蛰伏的三年里,他把自己的思考总结成了“雷五条”:

1. 顺势而为,不要做逆天的事

2. 颠覆创新,用真正的互联网精神重新思考

3. 广结善缘,中国是人情社会

4. 人欲即天理,更现实的人生观

5. 专注,少就是多

分析清楚前半生的得失后,已经财务自由的他还是犹豫了半年,始终站不上风口的自己要不要重出江湖跟后生们抢天下?

2009年12月16日雪夜,雷军在北京燕山酒店对面的咖啡馆里,安排了一场老金山人的饭局。众人喧嚣过后的午夜,杯盘狼藉,雷军灌下一口喜力,开口说了一声“今天是我40岁的生日”,举座黯然。金山时期的老下属黎万强跳起来拍桌子,给自己的湖北老板打气[3]:

“才40岁,好日子还在后头。”

为您推荐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